?!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微信拼团?不应“游”于法律之外
当前位置Q?a href="/Index.aspx">??/a> > 阛_资讯 > 微信拼团?不应“游”于法律之外
微信拼团?不应“游”于法律之外

8?9日,雨中的北京南锣鼓巷依旧h头攒动。这里也是外地游客拼团游路线的重要旅行地之一?/p>

Z抓住暑假最后一波出行黄金档Q近期旅游的Z减反增。与前几q不同的?一U通过微信、QQ等C交|络参加的拼团游Q成为时下一些爱旅游人群的新选择Q不仅能Ҏ自己心意玩,q能拿到低折扣?/p>

然而,拼团游火爆的同时Q也伴随着法律风险。户外旅游爱好者田丛鑫通过微信参加拼团游Q在游玩q程中不qR成腰椎体急性压~性骨折,向旅游组l者烦赔时遭拒。今q?月,法院判决Q组l者不以营利ؓ目的Q田丛鑫׃坐姿不对造成受伤承担全部责Q?/p>

对外l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消费者保护法研究中心MQ苏号朋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现在“拼团游”泛滥,诸多乱“拼”、ؕ“游”带来了行业pQ组l者无资质Q流E不规范Q一旦发生事故,旅游者自w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Q急需通过立法q行规范?/p>

免责声明成逃避责Q利器

刘文明,家住北京市v淀区,资深驴友。去q_他听朋友_圈内开始流行拼团游Q时间自由,旅游方式人性化Q费用还低廉?/p>

刘文明随卛_电脑上查阅了相关拼团游资料,发现在QQ和微信上都有拼团游的,刘文明立卛_入了一个群。进后Q看到很多关于拼团游的信息,有一些是行程安排Q有一些是大家在旅渔R中发出来的照片Q还有一些大家自发编制的拼团游规则,其中有些条款特别引v了他的关?“全E费用采取AA制付ƾ方式”“旅渔R中出现M问题后果自负”“参加拼团游即代表承认以上条䏀?/p>

刘文明对此专门咨询过内的组l者,但是他们也只说自己权衡,q未l出意见。刘文明认ؓ自己l验丰富不会出现大问题,q且他每ơ出渔R有买保险的习惯,因此q没有把q些条款攑֜心上?/p>

于是Q刘文明报名参加了北京房山区南R营村的石花洞以及周边游的3?夜拼团游。组l者告诉大Ӟ费用2000元需要先交,只是Zl一购票和安排食宿,多退补Q活动本wƈ不盈利?/p>

“第一天还顺利,大家心情都不错。”刘文明_唯一不好的是Q旅怸途换了一辆大巴RQ在景点游玩行李都得自己背着Q又沉又不方ѝ?/p>

CW三天,在爬一座山的时候,p\崎岖Q组l者自׃无力l织大家行进Q团队开始出现负面情l,很多人都x弃,但是l织者坚持让大家走完全程Q中途陆l有人掉队,最后大家到N合地点,比原定时间推q近6个小Ӟ有两处景Ҏ来得及参观,q有一位年龄稍长的大姐因ؓ脱水严重被直接送到医院?/p>

大家认ؓl织者安排线路有问题Q要求其退掉部分未完成的行E费用,而组l者坚U按照群内的公告条款Q自׃承担M责Q?/p>

“本来满心欢喜,但是却在吵闹中结束,感觉q次出游体验不太好,l织者旅游经验不뀂”刘文明说以后要慎重选择拼团游?/p>

l织者缺乏处理突发事件能?/strong>

很早开始关注拼团游的四川高扬律师事务所高合伙人张z告诉记者,拼团游ƈ不是最q才出现的,最早的拼团怹不是现在q种“打开方式”,早期的拼团游是一U旅行社与旅行社之间Z某种目的或利益的“拼团游”,也就是ؓ了凑人数,不同旅行社各自的参团hl合在一L旅游形式?/p>

张洪告诉记者,现在我们所说的拼团怸是跟旅行Cև游,而是一U新形式的出游方式。基本都是通过微信、QQ和论坛{网l社交^台参加的Q是游客自由l织参加的一U多人旅游Ş式,拼团游的盛行可以说与|络的发辑֒自媒体的兴盛有莫大关pR?/p>

“不可否认,拼团游在一定程度上受hq捧Q相较于参加旅行Cև游具备许多优ѝ”张z分析认为,在旅行游览过E中Q旅游者在旉安排和旅行节奏方面有较多的自LQ旅游舒适度能够较好体现Q旅思h数达C定数量也比单个h出游在景区门以及食宿hg有更多优惠,h成本可控Q而且Q拼团游q可以寻扑֐适的旅伴Q旅途增LI乐,不管是网上拼团还是同事、亲友之间的拼团Q成团之后的旅游者在兴趣爱好、个人素充R文化品味等斚w相对更具有一致性,旅途也会比较愉快?/p>

但是拼团怽ZU新生事物,张洪直言其中也存在诸多不之处,对于乱“拼”、ؕ“游”带来的行业pQ也应当加以重视?/p>

张洪分析指出Q从安全角度而言Q这些拼团游的组l者没有相关的旅游资质Q缺乏处理突发事件的预案和能力?/p>

“一些拼团游的组l方使用的言辞、图片和视频q不真实Q但却利用网l进行不当炒作和虚假宣传。”张z认为,现在微信、QQ已l不仅是熟h之间的交空_有的已发展ؓ信息发布渠道Q甚臛_业营销渠道Q一些拼团游成员Q彼此或许只是网l上的“朋友”,在实际生zM其实是陌生hQ诚信度无法保障?/p>

张洪认ؓQ旅游者盲目追求hg廉、崇旅行自由,q高估计了拼团游的质量和效果Q对于安全系数考虑不周全,加之q些拼团游组团范围小Q又因ؓ口头U定不签|合同等Q一旦出事,取证困难Q无法保障自w的合法权益?/p>

除此之外Q苏h认ؓQ如果将拼团游进行细分,q可以分ZU模式,一U是不以营利为目的,旅游者根据自q兴趣爱好l织h的拼团游Q其特点是自由度大、关pL散、费用AAӞq有一U是表面上看g营利Q其实是打着拼团游的q子Q在旅游q程中赚取票务差h暗中推销旅游产品{,是具有一定经营性质的行为?/p>

“对于营利和非营利两U性质不同的拼团游Q其l织者的义务以及相关法律责QQ不能一概而论Q应当分情况作出判定。”苏h认ؓ?/p>

l织者须承担相应法律责Q

“本团费用AAӞzdq程中发生一切事故后果自担,本群不承担Q何法律责任,同意参加zd{同于默认以上条ƾ。”这L免责声明像{订“生ȝ”,怿很多参加拼团游的旅游者都不陌生?/p>

然而,旅游者默认了免责声明Q一旦出C故,zdl织者就真的可以免责吗?

ҎQ苏h认ؓQ对于不h营利性的AA制的拼团游行为,是属于个人意愿的带有׃性质的团体性民间活动,q类zd不属于旅游法规制的范围。“但是R权责LҎ却有明确规定。?/p>

侉|责Q法第三十七条规定Q群众性活动的l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h损害的,应当承担侉|责Q?/p>

苏号朋D例说Q比如,有h通过微信{方式召集了拼团游,但是׃他的判断pQ驻扎在p里,l果山洪爆发D人员伤亡Q组l者没有把露营地选好Q就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仅R?/p>

“有的组l者可能会_他一分钱没赚Q甚x的还往里搭钱,Z么还要承担责任?q是因ؓQ他是拼团游的组l者,Ҏ团游的参与者负有安全保障义务,q跟赚不赚钱没有M关系。既然要l织zdQ就应该采取_的安全保障措施,q是必须要做到的。”苏hQ但是有一U情况除外,是完全因参与h自己q错产生的问题,l织者不负责?/p>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教研部教授、国家行政学院政府法d询研I中心主d锐认为,对于q种非营利性带有无偿性质的拼团游Q只要是参加者自愿加入,不违反法律法规,׃应设|过多限制?/p>

苏号朋徏议,可以在旅游法中明拼团游l织者应当负有提醒参团者购C险的义务Q来理清双方的责仅R?/p>

旅游法已?013q?0?日v施行Q曾l参与旅游法制定的苏h指出Q旅游法赯q程中就有h提出q,是否应当建立旅游q程中强制旅游者购买责任险Q就像购车就一定要C强险一栗但是,最l这一没有U_旅游法中Q因为是否购买旅游过E中的责M险,更多的还是市场性质的,应该遵守市场交易契约自由的精?/p>

“虽然责任险不宜强制性购乎ͼ但是提醒义务q是应该要有的。我认ؓ应当在旅游法中增加,拼团游的领队人或l织者要到提醒参与者购C险的义务Q谁l织拼团游谁有责Q负有提示义务Q但是否购买q䆾保险Q选择权在个h。”苏h?/p>

苏号朋说Q因为拼团游本n也是一U旅游行为,不排除中间可能出C些问题和U纷Q组l者尽到提醒义务,不仅可以在旅怺故发生之前理清责任,保护自n的合法权益,q可以将参与人员的风险损失降低,q算是一个第三方风险转移的D措。虽然不能阻止意外事件发生,但作Z个兜底性方案,是一个不错的选择?/p>

有经营性质的拼团游较隐?/strong>

“现在除了一部分拼团游是完全不营利的Q大部分拼团游或多或存在经营性质。”张z指出,拼团游规模从到大,l团ơ数从少到多Q在q个逐步走向规模化、专业化的途中Q营利也p然而然地成Z一U需求?/p>

刘锐指出Q很多拼团游背后有经营主体,一些不h游资质的l织通过拼团zd捞钱Q直接向参与者收Ҏ者有的表面没有收取费用,但其实组l者从拼团怸获得了利益,也算是具有经营性质Q比如,推广、销售品,赚取景区门票差h{?/p>

“不q这U有l营性质的拼团游较隐蔽,表面上可能是以‘纯玩团’的形式出现Q参加者往往被蒙在鼓里,但是一旦‘入坑’,不仅体验p糕Q也恐难l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张z指出,q种带有l营性质的拼团游Q一旦管理不规范的话危害会更大?/p>

在刘锐看来,对于hl营性质的拼团游Q在某种意义上如果没有取得相应资质,也没有得到旅怸部门的许可Q属于违规经营,是不得从事旅怸务的?/p>

旅游法于2016q?1?日进行了修改Q这ơ修改将W三十九条修改ؓQ从事领队业务,应当取得导游证,h相应的学历、语a能力和旅总业经历,q与委派其从事领队业务的取得出境旅游业务l营许可的旅行社订立力_合同。第一N二条规定Q违反本法规定,未取得导游证或者不具备领队条g而从事导游、领队活动的Q由旅游ȝ部门责oҎQ没收违法所得,q处一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款Q予以公告?/p>

在张z看来,导游角色是有资质要求的,必须要取得导游资根{未l许可从事旅行社业务、导游服务、领队服务都是违法的Q也应当受到处罚?/p>

ҎQ苏h认ؓQ对于拼团游q种新的旅游形式Q不能一出现׃刀切地令行止Q既然这U新的旅游Ş式是适应C会需求而生的Q那么就必然有其受众体?/p>

“可以作一些变通考虑Q试着这部分hl营性质的拼团游l织U_到合法经营的范围内,按照旅游法的规定来进行管理,q样一来,行业更加规范Q也更加便于理。”苏h指出Q这其中涉及到要甌旅行C业务经营许可证的问题?/p>

Ҏ《旅行社条例》,甌讄旅行C,l营国内旅游业务和入境旅怸务的Q应当向所在地省、自d、直辖市旅游行政理部门或者其委托的设区的市旅游行政理部门提出甌。旅游法W二十八条规定,讄旅行C,招徕、组l、接待旅游者,为其提供旅游服务Q应当取得旅怸部门的许可Q依法办理工商登记?/p>

对于甌旅行C要取得相应的行政许可,苏号朋认为没有必要,一个旅行社的运营和理完全是一个市场化的行为,没有必要l过行政许可Q而且q容易将许多可以甌旅行Cl织拒之门外Q加大了Ҏ游行业的理隑ֺ?/p>

“旅怸涉及很多行政制内容Q与食品卫生许可不同Q毕竟是吃到肚子里的东西是要有一定保障的。但旅游是一个娱乐项目,完全没有必要得太死。将h营利性质的拼团游U_到旅行社以及旅游法的理中来Q对法律的适用会更加简单易执行Q不仅降低执法难度节省司法资源,也大大降低了拼团ؕ象的出现。”苏h认ؓQ取消旅游行政许可制度,可以使带有经营性质的拼团游早日实现合法化?/p>

?a href="javascript:window.print();">打印此文】?a href="javascript:AddFav(window.location,document.title);">收藏此文】?a href="javascript:T(16);">?/a> ?/a> ?/a>?/div>
ֲͼǰ1500 202009ڿ ţţ 򲩲ʼʱ 26选5 pk10ƽ̨ ӮұȷͶע 好运彩3 11ѡ54Ǯ 齫ͷô ְҵȷ 11ѡ5ʾ ̽ȷֻ̽ ڹƱ 㶫ʮһѡ忪